当前展览

赵要: 呼吸宇宙

2022. 01. 12-03. 05

正如1626年李光宸在“泰山之巅”大观峰书写的“呼吸宇宙”四字,用硬朗的笔触直指将天地万物纳入怀中的某种集体性意志,本次赵要的个展亦在呈现一处精神遨游地带之时,不断激发着交织于文化与个体认知上的集体经验。

 

作为记忆与认知的载体,《风景》这件新作欲在真实与修辞、文本与诠释、文学性与画面感的幽微区隔中,去审慎而不乏趣味性地呈现并延异与“审美情结”相关的讨论。具体而言,赵要从被国内外各大小涂料生产商系统命名过的颜色名称们中挑选出最具风景意味的名字,并将每个名字对应的涂料颜色按照精确的配比塑封进七寸的透明袋里,制成如明信片般可流通,甚至可被观者私有化的卡片。每张卡片将被包裹在由艺术家改制的印有颜色名称与编号的纸袋里,并被完整地收纳于九个被固定在展厅墙上的木盒方格内。在展厅中,观者通过“抽取、翻阅、寻找卡片”这一循环往复的介入与想象式行动,来不停经历着文本性地对风景的情绪化“想象”,于打开卡片后对前者的“重读”与“审视”中,产生一种同时兼备绘画与摄影的媒介观看体验。在身体已被施予禁制的当下,赵要借此将调色机器系统控制下的“精确” 、消费文化里的“宰割” 、观者被审美与文化规训后对风景的“解读”共同呈现,并最终赋予展览空间这一固定场域以某种不确定性。同时,颜料自身物理特性中的“随机”也在它与“不确定性”的夹缝中生发出新的语义。恰恰是因为展厅内的卡片是取之不尽而又精确得无法被复制的,深植于消费文化中的对需求和欲望的无限供应逻辑也得以被完整呈现。

 

本次展览中的另一件新作《一张从乡下来的床单儿》则铺开了一个试图由“局部”去窥见“整体”的感知体验。这件作品几近铺满整个展厅,也同时会出现在画廊后院中。每位观者会被邀请在其上肆意驻足、流连,让躯体全方面地与之亲近与感受。在这件作品中,赵要借用了此前在《很有想法的绘画》创作过程中得来的一张来自陕西武功县的手织布床单,并赋予其面向未来不断生长、重组、将自身蔓延开来的潜能。它真实严格地还原了实物在编织过程中产生的每一个线条,不仅高度还原了严密的劳作本身,更如实展示了秩序与误差的协调变化,让劳作的轨迹清晰显现。从原始物品1毫米的色彩点转化到100毫米的方格的这一过程,可类比数码图像处理过程中“像素扩展”的“虚化”感,而同时,“悬浮地板”自身的塑料材质——普惠的属性让其终究难以规避与阶级相关的讨论。其颇具雕塑感与可触感的双层米字格,不仅把材质的悬浮肌理高度提纯,也将某种“临时性”诉诸于空间之中。赵要希望通过无数次的流动、重组与续写,将对“床单儿”的认知经验不断叠加,并在共同成长中实现一种既可思考也可放空的开放且自在的姿态。

 

正如“宇宙”是呼吸的客体同时也是正在呼吸的主体,观者会在进入由赵要所造的一处将时空游移本身瓦解后又重构的时空叙事中,让万物奇观反之将其拥抱与湮没。赵要的新作将被囿于固定场域的人们的认知与游历延展到了一场永远处在流动性与不确定性中的感知实验。


过往展览